Amy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痴心在肖根」

The Ultimates心得(無圖版)

與會前一天先跟小魚在倫敦會合,速速走過大英博物館、西敏寺、國會大廈,聖詹姆士公園、白金漢宮,吃了超不好吃的英式早餐,一個有時差,一個感冒兩個都快累壞了,但對於隔天就要見Sanvers演員本人興奮不已。週五終於啟程前往活動的舉辦地點:黑池(Blackpool)。


黑池是兩次世界大戰前的海灘渡假盛地,但現在應該前部轉往布萊頓了吧,所以黑池整個城市都有種很舊的感覺,商店也非常早關門,會場所在的Norbreck Castle更不是古堡,而是很俗爛的建築,在推上有人說比惡魔島的監獄還糟。食物也是,如果隨便走進一家店肯定是要踩雷的。好了,抱怨完畢。


第一天:換入場券、排隊買能簽名的官方照片、換合影券、開幕式


因為火車大誤點,我和小魚到會場時,粉絲見面會(fan-meet)兩天的票都已經賣光了,殘念。後來聽Lexi形容近距離看Flo殺傷力有多大,就覺得十分羨慕!我也想近距離看超害羞超美的Flo!(咬手帕)


說件好笑的事,第一天開幕式之前有個zennie大發起的粉絲面姬,晨晨指著她的帽T說自己supershy,我們更害羞啊,是同人文大手zennie啊!(內心小粉絲式尖叫) 沒想到不知道誰在IG上看到Flo發圖說在海灘,原本面姬的酒吧瞬間淨空,大家都往外海灘一衝。後來才發現根本是個車程要二十分鐘的海灘,不是眼前這個,但光這件事就可以映證大家對Flo的愛有多深了,哈哈。


開幕式主持人一一介紹到場的佳賓,Chyler果然是第二位帶酒上台的(第一位是Briana),然後Flo超害羞上台直說:「我好緊張啊(I’m so nervous!)」不到十秒就小跑步下台了,我們還沒看夠啊!Flo不要害羞!最後主持人再請所有的佳賓上台,後來看Lexi的照片才發現Flo和Jeremy頭靠在彼此的肩膀上真像小朋友好可愛!


第二天:和Sanvers合影、買簽私人物品的券、Supergirl Cast Q&A


早上排隊時,晨晨給我看Briana的IG,發現她和Chyler、Flo正搭車前往會場的影片,覺得看到心都要融化了,Flo怎麼那麼可愛呀,然後Chyler的短髮真的超帥!


合影時拿出在美國買好的小道具小Supergirl的funko娃娃和海軍Don’t give up the ship小旗子,結果一緊張旗子就忘記拿出來了!所幸小Supergirl還是有拿著,好滿足呀,還聽到Flo說:「謝謝妳把Melissa帶來!(Thanks for bringing Melissa!)」Flo本人真的好甜好甜,而且對粉絲超好的啦!要戀愛了!


然後就在我、小魚和晨晨的朋友Natalie拍完要準備拿回我們的包時,有粉絲要求Alex向Maggie求婚的合照(或者應該說Chyler向Flo求婚?),感謝上蒼讓我們剛好見證這一刻呀!後來在推圌特上看到人家說Flo臉變超紅的!


聽說第一天粉絲見面會的時候Flo說她最喜歡的Sanvers場景是Maggie帶著啤酒去Alex家告白時,但演戲時都已經半夜五點啦!當演員真的好辛苦!但我和小魚沒買到見面會的票,就乖乖早點到大禮堂等Supergirl的Q&A。前面先是Gotham的Poison Ivy演員(感覺也是甜姐兒),再來是Flash的演員們,第三場才是Supergirl。Chyler和Jeremy坐著腳放到椅子上也很像小朋友,坐好啦哈哈,你們看看Flo都坐得好好的。


當扮Supergirl的小粉絲問了Chyler和Flo想當什麼超級英雄時,Flo很誠實說想當雷神索爾,然後Chyler就進入了媽媽模式(Flo說了:She’s such a mom.),對著小女孩說作自己就行時,真的超溫暖人心的!Chyler真的是不斷給出正能量的好媽媽,也無怪乎在Clexacon不斷安慰粉絲了。


終於有人問了大家都想知道Flo試鏡時,從Flo的角度來看她的感覺如何(因為我們都聽過好多次Chyler充滿愛的版本)。Flo說第一次見到Chyler就覺得她是個很平靜溫和的人(There’s immediate calmness about her.)然後試演的就是酒吧的場景,雖然無法解釋有時候為何演戲和對手沒有化學反應,但她和Chyler就是有。Chyler隨即補了一句,她讓我驚豔(She threw me off.),Flo受寵若驚的說是嗎?(I did?)



另一個粉絲問了如果大家身體互換會想當誰,Jeremy說Winn會想當Superman,忘記Briana說Agent Vasques會想當誰了(可能是John?),Flo說Maggie會想當Alex時,Jeremy吐嘈說應該是Maggie想試試跟自己make out是什麼感覺,哈哈,同人文作者們這個是熱騰騰新鮮出爐的哏啊!快寫!然後Chyler很聰明的回答說John,因為他可以變成其他人,再度被Jeremy吐嘈這不是許願能擁有更多的願望不公平啦!


最後有粉絲問了他們對I Don’t Mind(Melissa發起的支持精神疾病的活動)的感想,我個人很喜歡Chyler分享的心得,她認為這一切最重要的就是「對自己誠實」。晚上回到住處看到Briana的IG限時動態分享Flo和Chyler在cоsplay比賽前拆禮物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第三天:和Sanvers合影、送禮物、Sanvers Q&A、閉慕式


早上等合影時坐在長廊,Lexi說「很像」Chyler的人經過了,我說快追!但整個奔走的過程中都不確定到底我們追的是Chyler還是有位cos得非常像Chyler的coser,後來幾乎確定是Chyler是因為她這次剪了個超短(然後超帥>///<)的鐵T頭,實在太短了,那個coser都還來不及剪XD


第二天合影這次有記得拿出旗子,但因為太緊張了,笑得有點神經。但小Supergirl被Chyler握著,然後Don’t give up the ship雖然被Flo叫我拿著,但她也有摸圌到!Lexi表示小Supergirl被Chyler開光啦!!!


其實這天Sanvers Q&A我還真的不知道大家會問什麼,感覺想知道的昨天都問完。Chyler這天講話都超節制的,感覺怕是會搶了Flo的話,很多時候都想讓給Flo先講。但在這天才聽到說原來雙方都有家人或朋友對她們接演同志有意見,Chyler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其實我不是太意外,但對於應該沒有那麼深的宗教背景的Flo居然也有親友有意見我甚感訝異。Flo還說她因此可以知道真正的同志會受到更大的排擠。


但粉絲的問題,特別是這場來自多方,組成多元的粉絲總是能問出讓大家覺得驚喜的問題,有人問Flo說Maggie在分手後不像Alex有Kara還有好多朋友,她過得還ok嗎?還蠻開心聽到Flo說Maggie和Alex之間的感情雖然不同於以往,她們畢竟訂婚了,但Maggie應該後來會好的,她也是經歷過其他段感情的人。不知為何,聽完覺得被安慰到了。有天外飛來一筆的提問Chyler和Flo對鐵達尼號結局Jack死亡的心得,然後我們看到Chyler和Flo好可愛的吐嘈(表情、動作都是)。真的是神來一筆的提問。更沒想到這居然是Sanvers分手後,兩位演員第一次再見面,漫展功德無量啊。


因為Chyler簽名的隊伍實在太長了,工作人員把除了Chyler以外的演員簽名隊伍分到另一列,很快就排到了Flo和Jeremy的簽名。給Flo簽名時整個人就超緊張,除了忘記提說有禮物,當下還完全想不到該說什麼,只把一起合照是小Supergirl funko給她看,Flo說:「So Cute!」作勢要抓小Supergirl。(我後來想說如果她也摸過我的小Supergirl就被Chyler和Flo都摸過了>///<)


給Chyler簽名前折回去(說是折回去,但其實她倆簽名桌就在隔壁)跟Flo說有留禮物在信箱給她請她去領,Flo就很興奮的說昨天有收到好多禮物。我說有我們有在IG上看到,她就回對Briana好像有錄。但Flo興奮的樣子就像是第一次收到禮物的小女孩,真的好可愛啊!


給Chyler簽名時她大概已經簽了幾百個名,當天是母親節不在孩子身邊,大概有一點點累了,前方還放著跟老公的合照,一定是非常想家人。後來特別跟她提這張合照是在Clexacon照的,才突然反應過來說照片背景都藍色的好像呀,哈哈。但Chyler認出我Clexacon那天穿的是Bare Naked Ladies的T-shirt我好開心,想當年Chyler在演Sanvers要去BNL演唱會那場戲之前還不知道BNL呢!原本想跟她說在Clexacon的一席話好讓人感動,但太緊張了最後只說謝謝妳分享那麼多事情,Chyler笑回工作人員都覺得她講太多了。


閉慕式主持人請每位與會佳賓都講一段,Flo感覺比開幕式時放得開許多,謝謝所有的粉絲。然後Chyler說「明年見!」


這次旅程要感謝小魚、晨晨和Lexi的一路同行,參加漫展最有趣的事情之就是和情敵(?)之間分享對偶像的愛,還有一起到海邊看晚上九點的日落。謝謝小魚的朋友請我們吃在黑池行最好吃的食物。晨晨還幫我把超級重的行李箱從一樓搬到二樓,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女生幫我搬過行李,實在太不好意思了!到台灣來務必找我啊!


謝謝Flo和Chyler這麼用心、真誠的回應粉絲的愛。能當Sanvers粉真的太幸福了。在漫畫裡Maggie Sawyer和Bat Girl分手是因為高層那時還不能接受漫畫中有對拉子結婚,在電視劇中Maggie Sawyer變成只是Alex Danvers的love interest而不是endgame,也是因為製作人KreiSвurg出手介入,歷史重演令人沮喪。但這次KreiSвurg被火了!別說不可能,也許將來有一天Maggie會回來也說不定。


回到台灣發現Netflix上第二季的Supergirl更新了,還有為了看Flo的新戲The Punisher第二季,還是續約吧!


參考資料:

http://sanverscentral.tumblr.com/post/173⑧99991173/did-you-miss-the-ultimates-convention-were-you


Shoot Law Firm AU

作者:2017年10月的合本收錄的一篇AU,過了半年可以釋出給POI Shoot同好,希望大家不嫌棄。照AA和SS持續推出新作,又兩續參加Clexacon兩年的節奏,這個配對應該可以持續很久!(Third time is always the charm) 期待明年Clexacon再見到這兩位!


Finch & Reese LLP又如往常的一天……才怪,這次的金融大案快把大家給搞死了。


「華爾街的那些銀行家都去吃圌屎吧」,Shaw邊整理客戶買賣股票的紀錄邊想著等會中餐要吃哪台餐車。


「Shaw,中午需要幫你訂什麼嗎?」Root笑問了一下。


「我的天現在才十點,Shaw你不是才吃完了個甜甜圈!」Fusco不可置信的問。


Shaw理都不理直轉向Reese「你不是手上有一件勝訴了,Finch應該給了你不少獎金啊,請客!」


「我知道最近來了台不錯的餐車,龍蝦堡!我要龍蝦堡!」Shaw要求。


「那中午就龍蝦堡囉!」Root開心的附和著!


「那家根本不能訂啊!」苦主終於出來了「而且應該是請客的人決定要吃啥吧!」Reese抱怨著。


「沒辦法了,那中午就休息久點,大家出去吃吧!」Finch開口了。


「Harry都開口了~」Root作勢揹起背包要下班。


「全所大概只有Root敢亂叫Finch名字」Fusco小聲說


在紛擾的華爾街,中午被滿是西裝筆挺的金融家、律師佔滿,似乎招牌一掉下來就可以砸死個幾千萬,以一小時計的話,畢竟這些都是以時搶錢的。即使經濟再怎麼不景氣,華爾街再怎麼被佔領,也不影響頂端20%的消費能力。一開始也許還滿腔熱血的法學院畢業生,在業界滾個幾年,漸漸的關注社會議題少了,更多的是對案圌件的煩惱。


俗話說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律師就要穿西裝。


在法學院時,Shaw一直不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好,是做個主持正義的公設辯護人,決策天坪兩端孰輕孰重的法官,金裝體面的大事務所律師,還是要進入一般企業當個小職員呢。那時她學姊Carter倒是叫她別想太多「有時候這也不容你選擇,有時候就只是剛好機會來了,也就從了。」兩年後畢業,也果真因為Carter認識這間的事務所的合夥人Reese,介紹之下面試後就進來實習,接著也就繼續當律師了。當然能待上一陣子,事務所的吉祥物--名譽所長--瑪利諾犬Bear也有很大的功勞。


「嘿Shaw,什麼時候才會看到你定下來呀!你老家都不會催妳快嫁,讓兩老抱抱金孫嗎?」萬年話癆的會計Tao像是試著找話題似的跟Shaw搭話。


Shaw心中翻了白眼,這都什麼年代了我父母都沒管這麼多關你屁事,話都在嘴邊快爆發出來。走在旁邊的Root有意無意的左手擦過Shaw的手臂,Shaw這才想說為了薪水要忍住不要開嗆,畢竟還是要靠年個月底Tao遞來的薪水單吃飯吶。


「還好我沒父母都不用擔心」Root一句話噎住Tao繼續這個話題。


Fusco像是發現這個尷尬的氣氛,馬上接話:「Root妳本來就從來都不需要擔心這點吧,妳不是早早就出……ㄍ幹麻啦欸Shaw你幹麻肘擊我!我是要說Root早早就出社會打滾了!」


Shaw去過Root家(滾過)幾次,說真的她還不知道為何Root還要到Finch的律師事務所當助理。能在紐約擁有一整層的公寓根本就無須工作,試著追問Root也只得到Root淡然的回答她需要一點人生的意義,還有欠了Harry(每次聽到Root這麼叫自己的老闆,Shaw心理都一陣惡寒)一點人情就打哈哈過去,更不用說之後她們倆「忙」的事讓她馬上就放棄這個問題。


「我們到了。」Finch像是要制止這一切。


「我有跟你們說過我前陣子去古巴的事嗎?」Reese提起。


「有,我們也發現你變得快跟西裝一樣黑了。」Shaw拿到龍蝦堡有持無恐的吐嘈。


Reese像是假裝沒聽到Shaw的挑眉「Shaw妳應該去一次,那裡的酒和食物簡直來自天堂,加上可以飆超經典的老爺車,難怪海明威都離不開那裡了。」

「只不過那邊的計程車司機賺得比律師還多就是了。」Reese補了句。


「怎麼可能?!」Tao像是終於抓到個話題似。


「真的,以前有個古巴的太太吵著要跟先生離婚,就是因為她發現先生騙她是開計程車的,結果有天她發現他根本是律師。」Fusco懶洋洋回答,像是聽過這故事千百遍一樣。


「因為古巴的律師領的是政圌府的死薪水,而計程車司機可以拿著觀光客帶來的外幣。」Finch早就知道結局了,只有Tao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律師們還真無趣,固定的笑話還一直用。


Fusco倒是若有所思「要離婚的怨偶什麼都能拿來當理由。」


「但人到了這個年紀,單身,沒結果婚還比離過婚還糟。人家會想說你長得不錯,條件又好,是不是有什麼嚴重的怪癖」Reese不知在抱怨還是在敘述事實。


Fusco「嘿大個子別抱怨了,我看你女人緣還是好得不行哪像我一靠近女人都躲開。」


Root「我們有個客戶好像專門幫人家改造找對像,怎麼樣呢Fusco要不要試試?」順手就拿起了Shaw的汽水起來喝。


「嘿!喝你自己的!」Shaw搶回汽水用袖子猛擦吸管。


Root笑得像隻偷魚成功的貓「說真的,Fusco這個客戶非常感謝我們幫他辯護無罪,願意提供任何一位律師難得的服務呢!」


Finch清了喉嚨「我說過了,不能讓客戶有這樣的印象,可以用其他東西抵律師費,不然下次會有客戶帶雞啊鵝的帶鴨來抵。」


聊著聊著,Reese看了下手表「今天大家都沒有庭吧?」

大家都搖搖頭。


「那Finch我們不如就放大家下午的假吧!」Reese提議。


「今天除了新的IT系統要測試,若沒什麼特別趕的工作進度,大家就隨意吧!」Finch決定自己回事務所試用新的系統。


「太好了終於可以不用拜託前妻接兒子回家了!」Fusco感嘆「兒子看到我唸他幾句都愛頁嘴『別管我,你又不常在家』。老圌子都要傷心死了」


「那我還是得繼續回去整理客戶買賣的股票啊!!!」Shaw抱怨「怎麼覺得別人有放到我還要工作很虧」


Root附在Shaw耳邊「乖,晚上妳想吃什麼都請你吃,要吃我也可以喔~」


Shaw毫不領情「那我要茹絲葵最貴的那種牛排!兩份!」


吃完龍蝦堡的大家便兵分二路,回家的回家,繼續工作的只好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事務所。


「Shaw你說我們這行有天會被人工智慧所取代嗎?」Root試探著問


區塊鍊雖然還在試驗階段,但假若一切都能化約為資料上傳,即使有天身體不在,靈魂是否依舊可以幫客戶解決案圌件。


Root見到旁邊沒有其他人「Harry今天就是想來試試和我設計的程式。現在雖然還沒想到名字,我們先用The Machine稱呼她。現在已經可以幫我們解決簡單的交通申訴案圌件和草擬基本的合約,等到連通資料庫正式上線不僅可以偵測客戶是否有貿易洗錢行為,甚至可以幫我們省去調查客戶基本資料、財務狀況的麻煩」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新玩具般。


「我倒不認為我們這一行會被人工智慧取代」Finch回應道「很多客戶來不是真的單純只要解決問題,而是把這當作慰藉心靈的方式。」


從年輕同袍到一起打拼的工作伙伴,從菜鳥業務拉拔到總經理的得意門生,最後撕破臉到法庭上爭的根本不是契約上的賠償,律師費都要比那個多了,而是情感上被背叛後需要的宣洩。


「但違法持槍的就不一定了」Shaw說「當事人什麼牛鬼蛇神都有,就連律師本身都是,有的甚至也跟黑道稱兄道弟。」


記得Reese第一次帶Shaw陪當事人在警局偵訊,身邊是整票在槍戰裡被警圌察帶回的兄弟。


「自動式還非自動式?一支還兩支?」Reese像是在背公式一樣問他們的當事人


「兩支啊,那肯定被押。」


隔壁坐著的大哥一旁的律師是個英俊到不行的小伙子「Thomas,我聽我們家小弟說你探監時幫他帶了不少東西,好讓他在獄中做公關。」


Shaw看得他兩眼發直,連平常都不怎麼愛開玩笑的Reese都忍不住說:「欸口水快流出來了,擦一下。」馬上遭到Shaw的手肘攻擊。


Thomas也知道有美女盯著自己看,一陪完老大偵訊結束,馬上來遞名片Koroa事務所的主持律師,正要施展自己的魅力時,Shaw的手機響了。


「Root?什麼妳還沒睡?不是說我今天一定會到半夜,不用等我嗎?」


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是妻管嚴,打來催人回家了。Thomas也就自討沒趣的摸圌摸鼻子,只跟Reese點個頭拿起公事包就準備走人。


Root那天整夜都在Shaw住處等著。看到Reese發來的拍Shaw在偷看帥哥的照片忍了好久,確定Shaw他們陪偵完才撥電話。Reese總是安慰Root,他很懂喜歡上慢熟的人的感覺,但對他來說即使成不了戀人,一但你跟這樣的人相熟了,能陪在他身邊也是種幸福。聽得Root雖然心裡感動到不行,還是表面上要嘴硬「你去跟Finch說,叫他別那麼ㄍㄧㄥ再來跟說我這些。」


當民眾都被電視劇洗腦這是個充滿驚奇與驚聳情節的工作,實際上的律師工作卻是充滿瑣碎和日常的事務。


像是在事務所專辦離婚案圌件的Fusco,幾乎每天都要面對當事人讓人不知該怎麼回應的要求。像是第三者急急忙忙跑到事務所,把手機中服待男性的照片拿給Fusco說:「怎麼辦,我只是把照片傳給他看,讓他回味一下。沒想到就被他老婆看到了!」


「不不……不用給我看這些,你只要跟我說他配圌偶是怎麼取得這個照片就好」Fusco急忙用手遮住客戶手機銀幕。


「還是說我應該請他把生圌殖器旁的痣點掉,這樣就不能指認是我在幫他……」


Fusco:「小姐,我想比較實際的是要確認您有沒有留下您跟男方有做的證據。」


Fusco邊回答邊在內心翻白眼,實在沒辦法叫Reese處理離婚案圌件,一來他長得太帥,很多客戶跟本不會認真交待事實,二來他只要跟客戶開完會心情很差,下午又把工作丟下出去了,倒楣的又是他。再來,誰叫他是事務所裡唯一一個有親身經驗的呢?


Shaw跟著Reese也不學好,離婚案圌件的女方通常想說找圌女律師會較富同理心,哪知道Shaw一句「真的不是因為跟小王做你老公才要跟你離婚嗎?」就把客戶給惹哭了。還要Root趕緊遞來面紙給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客戶。從此以後Finch再也沒有讓Shaw接離婚案圌件,把她派去跟著Reese專做白領犯罪,也多了個常常在家等著愛人半夜的訊問結束後回到家的Root。


「說真的我最討厭笨蛋了!」Shaw實在恨不得Bear把狀都吃了,這樣她至少到法庭上不用把客戶硬要加進去,卻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說詞等著給法官洗臉。


但Bear不吃狀,他只吃高級絕版書。連Finch都不懂為什他都已經把最貴的書放在架子的最高處,Bear的品味怎麼還可以這麼好?


Shaw邊翻白眼邊打狀。有人說這並不是個開心的行業,要持續下去必須在案圌件裡得到成就感、碰到自己有興趣的案子還有感覺到自己在進步。但對Shaw來說,她目前進行下去的動力就是Bear、想著接下來去哪渡假,還有勉強加上Root。


六點多時Finch來打聲招呼說要先下班,叫Shaw也別太晚回去。


Shaw看著桌上的卷宗、還有助理區仍亮著的一盞燈,嘆了口氣決定還是把東西收拾帶回家做。關上電腦,將需要的卷證資料放進公事包,走到助理區跟Root說:「走吧!」會讓Root攬著手臂絕不是因為自己對Root有那麼點好感,絕不是!也絕對不是因為即使加班到深夜很崩潰的時候,仍有人堅持等待。而是看著Root要請她吃茹絲葵的的面子上,還有早已習慣她突破私人空間的份上,勉強讓她攬一下。


更別說今天還能多帶個帥哥回家心情不自覺好了起來「Bear我們走吧!Root請吃牛排喔!」


加班什麼的就等明天再說吧。畢竟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Shaw把事務所的燈關了,門和地鑰鎖上。一手牽著Bear一手牽著Root,步出了大樓,走向紐約被建築物遮蓋的夕陽。


「明天九點還要開會喔!」Root好心提醒。

「幹」Shaw罵一句。

「親愛的,別在孩子面前」Root摀住Bear的耳朵。

「汪」Bear附和著。


番外二:Team ISA

Hersh:今天靛藍特工(CatalystIndigo)又順利完成任務了。 
Control:我可以聽出你得意的口氣,她目前的任務達成率是100%?

Hersh:是啊!她可是我的得意門生! 


Shaw 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用手肘撞了一下她的搭擋 

Cole: 你多久沒清你電腦裡的灰塵!害我打噴嚏!


Cole 很想糾正 Shaw 錯誤的觀念,但想到可能會再挨一陣打或者是三天 Shaw 都不跟他說話悶死他,他決定還是讓 Shaw 繼續抱持著錯誤的觀念好了...... 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講:應該是有人在講你壞話吧! 


Shaw:講我壞話?我不知道除了伙食費比較貴之外,我作為稱職的特工,老闆還有什麼好挑剔的。 Cole:是是是,你最好了你最棒了。也有可能是有人在想你啊。


Shaw 瞪了他一眼:少給我噁心了,我們中午要吃什麼?

Cole:有家聖路易士的牛排聽說不錯! Shaw:你知道我對牛排很挑的。

Cole:不好吃算在我頭上! 

Shaw:好吃也得算在你帳單上。


Grice 今天終於拿到了作為 ISA 一員要有的代號:赤紅 6A, 他等不及要告訴他的師父 Shaw 了!
只是 Shaw 的任務應該在今天要結束了,怎麼還沒看到回總部報備的人影。他抓著被分到同組的 Brooks 說:你今天有看到 Shaw 嗎? 


Brooks:沒,怎麼了?


Grice 有些垂頭喪氣的說:今天拿到代號想跟她分享。 

Brooks:他們今天去了聖路易士,我聽說那有家牛排很有名。


Grice:那我知道了......。


Control 在對這個月員工的績效,順便看了一下這個月特工們的開銷,靛藍特工名列第一。績效跟吃的開銷都是。


她只好把 Hersh 找進來。


Control:Hersh 我知道你最愛你的得意門生,但我需要你出手節制她的飲食。一個特工的開銷有一半都在食物上我該跟長官做何解釋。 

Hersh:我知道了。


Shaw 回到總部時,Hersh 也只好把 Shaw 叫進辦公室。 

Hersh:Shaw 我必須沉重的告訴你,你以後的餐費至少要減半了。


Shaw:什麼,你們總不能要我餓著肚子去打架吧?

Hersh:為了解決單一特工伙食費不足的問題,我和我師孫, 也就是你徒弟 Grice 討論出了對策。Grice 你出來吧! 

Grice:嗨 Shaw,我昨天拿到代號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和 Hersh 師公會各拿出我們三分之一的餐費供你使用。 

Hersh:至於那最後三分之一,我想 Cole 應該會非常樂於提供的。


Shaw:恭喜啊 Grice,那 Hersh 你沒事我就先出去了。

正在清理電腦的 Cole 打了個噴嚏:應該是有人在想我吧! 


 


(全文完)



番外一:Team CIA

那個時候他還不叫 Reese ,而那是他經過 CIA 訓練後 「下部隊」的第一個任務。 他在心裡複習了一遍受訓期間的審問技巧,如何觀察人們在說謊時姿勢的變化,他的前輩就在他面前斃了嫌疑人。


Kara:你心還不夠黑。 


當時難以致信的表情就怕是太過愚蠢,他們兩的上司 Snow 之後還不斷拿這事來取笑他。但他就這麼得到 Kara 的 認可,還從她那得到了現在的名字,Reese,John Reese。 


Kara 總是告訴他:我們會被挑上,並不為什麼特別的原因, 正因我們沒有親人,沒有老朋友,更不會有愛人,了無牽掛 也再也沒有什麼能威脅我們。
Reese 想反駁卻又反駁不了。但他有時會想 Kara 和他之間的 關係究竟是什麼? 


Mark Snow 一直覺得手下兩位特工挺曖昧,並不是礙於 長官的威嚴想問不敢問,而是 Kara 冷漠的眼神就可以殺人, 然後 Reese 又是個悶蛋。只好一直派他們兩個單獨出任務, 然後偷偷觀察。 


這次是派兩人到阿富汗去調查軍官的洩密案圝件,Snow 已經摸出 Kara 訓練 Reese 的模式,就是要容易心軟的他去扮黑臉。 


Kara 對著調查的對象:Tomlinson 先生,我們奉美國政圝府之 命來調查一起疑似軍火洩密案圝件,需要您的配合。


就在 Reese 動手翻找房內的櫃子,Tomlinson 開始指責:為了 國家到火線前奉獻犧牲,就只為尊嚴被你們這樣踐踏。我一 個軍人清清白白,你們就盡管弄,盡管翻,絕對不會有東西, 因為我什麼都沒做! 

Kara: Tomlinson 先生,您沒有必要這麼激動,這只是例行性 的檢查,若經過調查證明無此事的話,我們更可以證明你的 清白。


Tomlinson :從軍三年,我的手下都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軍 人,更知到我妒惡如仇。你們不信就隨便問我任何一個手 下! 


Reese:你的手提箱。


Tomlinson 用力的打開手提箱,摔在桌上:你們看完就快走 吧,沒有就是沒有。你們善入軍營,還汙辱一位愛國志士的 尊嚴,說我會為了錢而出賣我的國家。我會入伍,錢對我來 說從來都不是重點......你!


Reese 已經一槍射向 Tomlinson 的胸口,Tomlinson 中槍不久便 停止了掙扎。 

Kara 一手打開手提箱的秘密夾層問:你早知道這手提箱有夾 層? Reese:不,真正的愛國之士是不需要說那麼多話,他在掩 蓋什麼。 

Kara:不錯嘛,你進步了。
Snow 可以從 Kara 的笑聲聽出她對 Reese 的欣賞,還有 溢出曖昧的興趣。 


自從在中國的爆炸事件,Kara 回到美國已經是三年以 後。經過了這一陣子再次見到 Reese 已感覺到他變得不同, 不像過去認識的他那般空洞,那麼沒生存的目標。 

 

她想到當時跟 Reese 說為何他們會入選特工,是因為他 們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更沒有愛人;再看到 Reese 現在周 圍為了救被綁架的他而擔憂的人們,突然之間有些羨慕這原 本就是心軟的男人。 

滿心想著報仇和當初為何會被組織背叛的她註定無法 享受這樣的幸福,只是她偶爾也會想想,若當初 Snow 沒有 下令要他們除掉對方,那現在又會過得如何。

還是有點懷念 跟 Reese 一起出任務的日子,只可惜她得承認,這一切都無 法挽回,Kara 對 Reese 和 Snow 說:也不可能再放你們回家了。 


Carter & Fusco: Great North Road

比起Reese一開始對Fusco沒什麼好印象,Carter倒是不討厭Fusco。她警官當久了,也知道大部分的警圝察多少有些不光彩的過去。至於太過老油條這點,Carter覺得幹她們這一行如果不知變通,大概就只能被罪犯們耍得團團轉。況且,他們家裡都還各自有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比起警局裡其他把小孩丟在家給妻子照顧的工作狂,能聊聊育兒經的Fusco已經稱得上是不錯了。


Fusco邊把資料夾放到Carter桌上:嘿伙伴,昨晚中央公園又發生了起命案,黃種人,男性,大約40多歲。要隨便帶個什麼邊吃邊過去嗎?

Cater:我記得Lee上次已經叫你少吃點我們局外那間熱狗攤。

Fusco:Lee他老爸最近為了兒子那套新的曲棍球護具可花了不少錢呀!哪像你家Taylor,又會唸書又帥,最近聽說還拿到了獎學金。

Carter:是啊,Taylor真的很乖。來吧今天午餐就算我請,我知道公園附近新開了一家站,好像是賣中式的漢堡還什麼的。


Fusco一直都很尊敬Carter,警圝察這種隨時在接觸社會黑暗面的工作就像個大染缸,有時候你不黑真的不行,但Carter是唯一的例外。她既不逢迎高層,不推拖責任之外,也不會為了要博得別人的好感而放棄自己的原則。她是他認識的人之中最正直也最善良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Fusco一點也不意外Carter也會成為眼鏡仔和西裝俠在局內的幫手。


Reese:我跟Finch覺得是時候讓你們相認了。


比較讓他受傷的是Carter知道他也為那群書呆圝子工作時,第一時間驚訝的表情。他決定要來打破這個尷尬的氣氛。


Fusco:嘿,我還不知道你寫完了成堆的報告,還有心情應付三個男孩子的人生煩惱。

Carter:你是說?

Fusco:Taylor畢業舞會該怎麼向女伴開口,眼睛仔對前殺手們的再圝教圝育困境和西裝俠的悲劇英雄情懷之類的。

Carter笑說:你是說John和他背後隱藏億萬富翁Harold?

Fusco:噓,他們可神祕的很呢,特別是Reese每次都趁我出外勤時不知道哪邊跑出來跟我交代任務,然後一句謝謝也不說一聲。

Carter:大概是看在手上握有你的把柄,你不得不幫忙的份上吧。只好請你多擔待些了。

Fusco:喔?義務幫忙的就囂張囉!走吧,那兩個人不知道又要提出什麼不合理的要求了。

Carter:我上次幫他躲過FBI的調查。


Finch撥通了共用頻道:兩位警探聊得正開心,我不想打擾你們,但不好意思,我們需要動用你們的官階去接手個案子,大致上的案情、地址和現在正在現場的警官名字已經發到兩位的手機了。


Carter、Fusco分別看向了手機

女性、波斯裔、身高162公分,偽造死亡原因:心臟病發。


Carter:什麼叫偽造死亡原因?

Finch:我的同事已經駕著救護車到現場,我需要你們把這位女性送上我們安排的救護車。

Fusco:就在我以為為HR臥底在警局,Reese又要我臥底在HR已經夠誇張的時候。


Carter和Fusco相視苦笑了一下。




Peter F. Hamilton, Great North Road (2013) 

以太空歌劇著稱的科幻小說家第一本「警探小說」,主要以 兩個故事線詳述兩起發生在宇宙兩端的兇殺案,一邊是兇殺 案的倖存者或兇手,一邊是調查兇案的警探與他的伙伴。背 景雖然設定在未來,但不乏能找到當代議題的影子,如:易 容、全民監控等。 

ISвN: 9780345526663


Anthony & Elias: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

1 VENI VIDI VICI

Anthony覺得Carl Elias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先不說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Elias再怎麼沒聽課,都能馬上講出一番道理。每次在外面惹了事,孤兒院的大人們也不想管,反倒是Elias會出來擺平大家的紛爭。


Bruce在Elias的耳邊說明著什麼。

Elias:上次我幫你從外面拿到了煙,我們錢還沒算清,你放這個人一馬,香煙錢打八折。

原本歐打ScaRFАce的人悻然離去,Bruce伸出手:Bruce Moran

ScaRFАce接受了Bruce伸出來的手,把自己從地上拉起:Anthony Marconi,我知道你們。但你們為什麼要幫我?

Elias:我們這邊正好缺人手,你在這裡也需要盟友。我觀察到你不會自動挑起紛爭,開始動手也是因為有人踩到你的底線。


一直到很久以後,Anthony才真正理解為何Elias會找上他,他們一個是為了保護家人而弒父的逆子,一個是不被接受的私生子,對父親的疏遠成為他們最親密的共同點。

Anthony一直以為離開孤兒院後,Elias會是他們三人之中第一個上大學的。沒想到他只是要Bruce繼續上大學唸會計,至於他和ScaRFАce兩人則開始在紐約打拼,從賣給酒吧裡的人們煙和酒,到後來直接供貨給酒吧、酒店,並開始踩在法律邊緣,提供這兩類商品以外的服務。期間碰到其他同道的眼紅與干預,Elias也會像他們在孤兒院那時一一擺平。

等到四年後Bruce拿到了會計學位,也可以開始執業後,他們已經建立起自己的貨源、物流、老客戶和擁有自己的會計。基本上只要你有足夠的本事,所想得到的任何一個商品,和想不到的Elias都能夠提供。

在外也很少人叫他Anthony了,因為右眼以下明顯刀疤,大家都直接叫他ScaRFАce,而到後來他也都習慣稱呼Elias為Boss。

就在他們事業如日中天時,Boss有天很興奮的跟他和Bruce說:我終於知道我的父親是黑手黨的老大,終於可以相認。

Anthony只想著他們這幾年辛苦建立起來的事業,如果沒有Boss的指揮,恐怕維繫不了,並怨對Boss的生父何以這麼晚,要到兒子26歲時才願意來相認。果其不然,Boss的生父只是想著要怎麼利用他,從來不是想要跟這個私生子相認,一發現Boss太聰明而有一天可能會危及他的事業時,就派他的手下要除掉Elias。

Elias逃過了一劫,被處決用的鋼線劃傷的手卻留下清楚的疤。

他對Anthony笑稱:你叫ScaRFАce,現在我也可以叫Scar-hand,就只剩Bruce還可以保留他的名字了。

經過這麼多年他們能相信的也只剩下彼此。Bruce決定先到一般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Anthony和Elias則先離開紐約避一避風頭,等到準備好的一日,他們會回來。


2 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

先將洗好的花椰菜泡鹽水15分鐘,洋蔥切丁。花椰菜用水川燙一會,撈出來絆橄欖油。

一匙的鹽和1公升的大火滾水,下一杯蓋的麵,在還有點硬芯時撈出來;此時在另一個爐子上平底鍋加油,將切丁的洋蔥爆香,加入整顆蕃茄罐頭或是自製的蕃茄醬,最後加調味料,再來金槍魚。

最後將花椰菜、意大利麵,絆入做好的金槍魚醬。


Elias:我的金槍魚意大利麵做得超好吃的,John你們要來點嗎?

Anthony很不服氣,通常只有Boss心情很好,又在重要的場合時才會端出他的拿手菜,這些人憑什麼。


John:不用了,你們吃吧,我今天是要來跟你請教一件事。

Shaw有吃的當然不會放棄,更不會客氣:那我也要一盤謝謝。

地下室的地板一塵不染,Bear便乖乖的趴在地上等大人們談完事情。


Elias:什麼風把你們吹來了。

John:最近Harold有些怪怪的。

Elias:怎麼說?

John:他最近不太會抱怨我和Shaw處理號碼的手段太過粗暴。像我跟Shaw這上午已經廢了兩雙膝蓋,他連叫我們節制些都沒有,以往他肯定要唸一整天的。

Shaw吞下滿口的意大利麵:Root也有跟我說,最近要多駭幾個比特幣網站,賺點錢貼補家用,Finch也沒阻止。

John頗擔憂地:我知道Elias你最近還有跟Harold下棋,他有沒有說什麼最近太累了想退休,開中途之家養一群退休特工和前殺手養得他心很累之類的?


Elias終於收拾好廚具拿著紅酒和餐具來到桌邊。

Elias:會這麼魂不守舍不在乎一切,肯定是因為發生了什麼樣的重大變故吧。

Anthony:Boss那時落入俄國黑道手中,我除了救Boss,什麼都不想管了。

Elias嘆氣:真的,那時要不是有Bruce,整個事業就要停擺了。但沒辦法你也知道Anthony的個性就是這樣。

Anthony:只要最在乎的人發生什麼變故,當然就什麼也管不了啊。

Elias:Harold最在乎的人,最近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Reese:他未婚妻在義大利過得很好啊,除此之外Harold最在乎的大概只有The Machine了吧!

Shaw非常自在的倒了紅酒:最近是有聽到Harold在抱怨The Machine最近跟一個Jar什麼的人工智慧過從甚密。


原來是嫁女兒的複雜心情呀!

Elias:這我懂,Bruce說他找到好女孩想要結婚時,我和Anthony把那女的身家背景都調查了一遍。

Anthony:畢竟我發誓會跟著Boss一輩子,Bruce也需要有人陪他呀。


謎底解開了,Shaw的肚子也填飽了。Reese覺得是該回家了:Lad os gå。Bear搖搖尾巴,終於輪到他吃晚餐了。


Elias:幫我跟Harold問好,跟他說別忘了我們周六的棋局。




Douglas Adams, 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 (1980)

英國著名幽默科幻銀河便車指南系列的第二集。銀河便車指南樹立了不少經典的科幻哏,例如,宇宙最終的答案:42、世圝界圝末圝日時應該帶著的兩件必備品,無裏頭的情節和對於人類、官僚、古典音樂的諷刺也叫人莞爾。

ISвN: 978-0345391810



Finch & Reese: Do Android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

1 I’m a very private person.

「我是個非常注重隱私的人」

自從Harold這麼講之後,Reese簡直把找出老闆的小確幸當作新的志業,比如買甜甜圈時,每次都帶給Harold不同的飲料。


Reese:這家甜甜圈的糖霜份量足,而且咖啡也不錯。

Finch:有勞您破費了。

Reese:以你給我的薪水而言,這根本不算什麼。今天的號碼是?

Finch:美食評論家George Preston,平時常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分享自己怎麼樣把餐廳的主廚叫出來,跟自己解釋菜為何調味過重,或是認為擺盤實在太過乏味,要主廚當場重擺一次給他看。網友們愛死了他尖酸刻薄的評論,餐廳雖然都把他列為頭痛人士,卻也不敢將他拒於門外。是個有些惹人嫌的傢伙。

Reese:看起來會是個被害者。

Finch:我這邊有一張他批評的比較嚴厲的清單,也許就從這些主廚今天的動向確定誰可能會威脅到我們的號碼。我負責確定憤怒的主廚們是否都有到餐廳。Mr. Reese你負責盯著我們的號碼,在有任何可疑人物保護他的安危。


Reese看著那杯咖啡就這麼被留在電腦桌上,瞄向電腦銀幕。


「知道咖啡的攝取與骨質疏鬆存在關聯性嗎?尤其對於六十歲以上的男性而言這兩者之間的關聯性又更為顯著。」


他偷埋怨The Machine像個操碎心的女兒,連老爸的飲食習慣都要介入,順便把下次要準備含鈣的飲料記在心上。


Reese:這是巧克力牛奶。

Finch:我以為你說我甜甜圈吃多了,該多多運動,少待在室內多出去走走?

Reese:偶爾也應該來點獎勵,而且牛奶含鈣。

Finch:含鈣?

Reese:還不是因為你家Machine再三告誡我……

這時Reese小聲抱怨。

Finch:Mr. Reese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含糖的飲料除可能造成肥胖之外,更可能因為延滯飽足感,而攝取更多的熱量。」


Reese忍不住翻了白眼。


今天帶進來的是綠煎茶

Reese:Finch我發現你似乎不太喝咖啡 

Finch:其實我會心悸,我偶爾會泡泡茶。但茶對我來說提神的效果有限。 

Reese:最近有在運動嗎?看起來好像瘦了? 

Finch:你說Bear? 

Reese:我是說Finch你,Bear反而看起來被Shaw餵得太飽。

Finch:真的嗎?我有聽從你的建議每天做點伏立挺身。

Reese:諾,這是綠煎茶。

Finch:謝謝你,John。 


Reese很開心,距離突破老闆的心房,進度20%。   


2 Blade Runner

這是這個禮拜Reese第三次把訂製的西裝撕爛 。

在所有的東西之中,訂製皆比定價還貴,唯獨訂製的西裝。於是Finch也不怎麼在意。至少不要像Captain Jim Kirk一出任務就撕碎艦長服就好了,啊不對,他這是在想什麼?  

倒是Reese自己發覺到最近衣櫃變得有點滿。如果衣服只是破了個洞,他都會自己動手補,這是過去在CIA跟Kara出任務時養成的習慣。  


Kara:一個大男人衣服有什麼不好自己補的? 

一秒拒絕了他的哀傷大狗狗眼。


其實私家偵探對於服裝應該是沒什麼本錢要求,更別說他們連私家偵探都稱不上,只能算是義警。誰叫Finch是隱藏版的億萬富豪。他一直很想跟Finch說:黑西裝只要一套就可以了,白襯衫天天換也無礙於他「西裝俠」的名號。  

老闆供吃供住,付的薪水優沃,只是每週訂一套新的西裝似乎有點太奢侈。


Reese決定找Finch談談。

Reese:Harold你對偵探片有沒有研究?

Finch:你是說像漫長的告別嗎? 

Reese:我是說像銀翼殺手那種。

Finch:你是說NOIR這種類型的,我看得不多。

Reese:你得承認主角身上那件風衣看起來很耐穿,他一件就從頭穿到底,其實我的衣服也是可以像他那樣就好。

Finch:我想這部的重點應該在於人與機器之間的界線非常模糊,人的意識和記憶都可以被創造。John你知道電影的原著其實叫《機器人是否會夢到電子羊?》,在那之中,可以買到電子狗的家庭象徵有良好的社經地位。

Reese:我想我們有Bear就夠了對吧?

Bear不能更同意的應了一聲。


於是Finch仍然執意帶著自己到老師傅那訂西裝,修飾最近過得太好,而逐漸隆圝起的肚腩。 除此以外還多帶一件銀翼殺手的黑灰色風衣。

Finch很滿意,距離傾聽員工的需求,進度50%。




3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p

Harold總想說服Reese多使用圖書館的書,所謂的使用不是丟給Bear玩,而是翻翻它們。在難得已經處理完號碼的下午,Finch忍不住問了Reese要不要一起整理圖書。


Finch:你有沒有特別偏好的類型文學?

Reese:我想想過去在學校時唸過的作品,比較之下我愛看些喜劇,像莎士比亞的皆大歡喜,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等等。

Finch:真的啊,我一直以為John你會是喜歡戰爭、冒險中悲劇英雄的人。

Reese:也許就是因為遇到太多讓人不愉快的悲劇,才會希望在作品之中找到快樂吧!


這時Bear從珍稀區又咬出一本書,Finch倒抽了口氣。是William Gibson的初版Neuromancer,兩個人工智慧的鬥智又何嘗不讓他想到曾經The Machine和Samaritan的那場世紀之戰呢。


Finch:如果這世上沒有The Machine,John你說我們今天又會在哪裡?是否不會相遇?

John:如果沒有她的話,我想我們也不可能為Samaritan工作。Samaritan自認是完美的,又希望這個世界能變得跟他一樣完美。像我們這樣不聽話,總是懷疑一切的人很快就會被除掉的吧?

Finch:那Shaw跟Root呢?

John:The Machine最為迷人之處,不就在她關心而且尊重人類的選擇而不完美,就算是Root這種瘋狂的人工智慧粉,對Samaritan就算有一時狂熱,長遠來看終究還是會產生懷疑。Shaw我就不知道了。

Finch:Ms. Shaw嘴上常說自己沒有感情跟道德,但我們都知道她從當醫生,加入海軍、ISA,最後來到這裡,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在幫助人,是不會因為Samaritan的目的聽起來如何偉大,就忽視他粗暴的手段。

John:開玩笑的,當然呀。而Harold,我們都相信最終一定是由你創造出The Machine,縱使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時間,我仍舊相信我們和Machine會相聚在圖書館。

Finch:我現在一點也不意外John你會看浪漫喜劇了。


Bear發覺門口傳來的聲響,放下口中的初版書,奔向門口。

Finch:看來Ms. Shaw她們帶著食物回來了。

Zoe:還有我,John你們倆對偷double-date居然不約我!

Finch:Zoe好久不見,近來的政治局勢變動很大,妳應該很忙?

Zoe:可不是,原本的女總統沒了,現在電郵門又搞得壓不下來,非得要我親自處理。


Zoe身後的兩個身影各抱著兩大紙袋的中國餐盒。

Shaw:Finch真不公平,為何John、Root,甚至連Zoe都直接叫名字了,我還要加個Ms.

Root:Sameen,那是因為妳被外人叫名字都會超彆扭的,只准別人叫你的姓呀。

John忍不住接話:對呀,SAMEEN。

Shaw瞪了Reese一眼:什麼啊,怪噁心的,就你還是只能叫我Shaw!別以為我剛沒聽到你只幫Root說話,沒The Machine我也不會留在Samaritan管制下的ISA呀!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趁我被擄走時變那麼好了?

Finch:好了你們兩兄妹不要吵架,來吃飯了!

Shaw:誰要跟他兄妹!(用力捶Reese的手臂)

Reese:呦,你這樣講我心好痛。


一群人張羅著桌椅,把食物從紙袋中拿出來。

Root:我要陳皮橘雞,Sameen要蔥爆牛肉。

門口再度傳來人聲,不用看也知道誰終於來了。

Fusco:你們這群不講義氣的人,居然不等我來就先開動了!


從同事變朋友,進度100%。




Philip K. Dick, Blade runner/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p (1968)

主角是獵殺機器人的賞金獵人,在這一次的任務之中,他不禁開始懷疑人與機器人之間是否真的有如此明確的分界點,以及,是否擁有記憶和自主意識,就真的足以成為人,或許人和機器不若我們想像來的差別那麼大。

ISвN: 978-0345404473

Root & Shaw: He, She and It

1 He

Root一直認為電腦比人好懂多了,她從12歲那年就對人性徹底失望。

可惜,在人生之中總還是要跟人接觸。

第一次開始接觸編碼時是在公立圖書館的Macintosh系統,Oregon Trail的第一代遊戲中,她發現與其慢慢跟著無聊的遊戲規則走,像Hannah一樣乖乖的等著遊戲角色在西部拓荒的過程中一個個餓死、病死,不如自己訂遊戲規則。(從那個時候她就懂得如何鑽規則的漏洞)

母親死後她第一個先改掉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名字、銀行帳戶,抹除了一切可能被反追踨的金流痕跡。後來成為了委託殺手,為了接近目標而建立的生活圈也可以在任務完成後拋棄。每一個身份的一個生活圈、財產狀況、交圝友、性圝生圝活都可以被格式化。

Root時不時會在黑客的論壇上取得新的身份,而這讓The Machine注意到了她。

是它先找上她的,The Machine有最美的編碼;而那優雅編碼背後的魔術師卻遲遲不現身。

Root破例的留下一點蹤跡作為誘耳,希望他能夠上勾;就像糖果屋的巫婆,留下一點一點的麵包屑。而Harold Finch確實也上勾了。


>

Hi, I’m Root.

>

>


有位名人曾說你可以享受鵝肝醬,但不須要知道那隻鵝從何而來。她不得不承認見到偶像的瞬間是有些失望的。The Machine的編碼是如此的乾淨、毫無瑕疵,但可惜Harold那禁慾的道德觀囚禁了「她」。自從可以直接和The Machine熱線之後,Root就把它當作相見恨晚的閨蜜。

就在為了逼問出The Machine的所在位置,殺了Alicia Corwin,又綁架了Harold之後,Finch問她:妳小時候究竟是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

Root:你人真好,居然以為是因為我小時受到什麼樣的傷害。

因為她知道,並不是因為小時候有受到什麼傷害而使得她如此憎惡人類,兒時友人Hannah被謀殺也只是映證了人性的醜陋罷了。

但偶像畢竟還是偶像,當Root發現自己偏激的想法即手段嚇到Harold,他還要把她關進精神病院時還是有點傷心的。透過The Machine的幫助,逃離那簡直輕而易舉,看來必須另外找機會跟Harold談一談。


Finch:Miss Shaw難道妳就沒有平日的休閒活動嗎?妳不能一有空就往這邊跑啊!

Shaw望向Finch的案圝件大黑板,看到先前把她耍得團團的女的(是叫Veronica還什麼來者?)

Shaw:你不是說我需要個休閒話動,我想我已經找到了。

隨即撕下了黑版上Root的照片。

(You said I need a hobby. I think I just found one)


2 She

如果情人可以像電腦一樣理性,又可以像寵物一樣好餵食就好了。

這麼說Shaw簡直就是完美的對象,她的二軸人格讓她像機器一樣理性,良好的家庭教育卻她擁有了相當正確的道德價值觀;而且不論她脾氣變得多不好,只要手邊有食物就有機會收買她的心。

「妳不是沒有情緖,只是音量被調小了」看到她彆扭的擁抱著說了這句話的金髮少女時,Root就覺得勉強自己學習怎麼跟人相處的Shaw實在太可愛了。毛都快要豎起來了。


Root:妳很喜歡那個女孩吧?

Shaw:不討厭。

Root:是很喜歡才會收下她祖父的徽章吧?

Shaw:妳問題太多,我餓了。


Shaw就像隻半放養的流浪貓,肚子餓的時候會翻過肚皮喵喵叫,蹭蹭大圝腿讓你摸圝摸,要你買罐頭給她,罐頭吃完後就甩頭離開。只有非常非常偶爾好日子,貓會願意讓你抱抱她,讓你摸圝摸她的肚皮後,還不撓破你的手。而Root對此除了毫不在意外,更樂此不疲。


在必須待在中央公園的坐椅上盯著號碼的日子

Root:賽百味(Lily)的醺牛肉三明治和蘋果妳選哪個?

Shaw:三明治。

Root:親我一下三明治就給你。

Shaw一把搶下賽百味的三明治,馬上拆開包裝就咬了一口。

Root:那三明治給我一口好不好?

Shaw滿口食物的的回答:三明治我的,妳吃妳的蘋果去。

看來今天不是那種好日子。


唯一的煩惱是Shaw吃得跟Bear一樣多,少了Finch源源不絕的收入,又不能像過去無所不用其極的尋找財源時,這變成一個甜密的負擔。但Root還是會盡其所能的用食物去安撫容易炸毛的Shaw。


在得一整夜坐在私家車裡監視號碼的日子

Root:中國快餐的陳皮橘雞和三明治妳選哪個?

Shaw:陳皮橘雞。

Root:那陳皮橘雞和焦糖可可煎餅(指自己)妳選哪個?

Shaw:焦糖可可煎餅(翻白眼)

總有一天一定能馴養這隻大貓咪的。


3 It

Shaw在決戰之後也終於成為了аnalog InteRFАce。

有了跟The Machine的直接連絡方式像加了老闆好友一樣,下班時間還不能已讀不回。重點是,the Machine還選用了Root的聲音。這可好了,回到家要聽到這樣甜膩的聲音就算了,上班時也要。

最恐怖的是the Machine和Root同時說話時,Shaw還真的會分不清楚誰是誰。


(1)

「swеetie,能幫我一個忙嗎?」

Shaw:妳剛剛有說話嗎?

Root、The Machine:妳說我嗎?

Shaw:等等,妳先不要講話。

The Machine:嗚嗚嗚嗚嗚……

Shaw:別以為我聽不出來!妳家的Machine是在裝哭嗎?!


(2)

晨跑完的Shaw想說順邊幫Root買個早餐,打回家要問她想吃什麼

Shaw:Root我在外面,要不要幫妳買什麼?

「妳真是太貼心了,我要一杯中杯焦糖馬奇朵加奶油,可頌要烤得酥圝酥的,圖書館左邊巷口那家,順便幫我跟店員Mary說聲嗨」

Shaw:……妳演得太用力了,Root還在睡嗎?

「這是我統計了這一年來她最常去的咖啡店、最常點的早餐和咖啡糖度得出的」

Shaw:昨天半夜她又爬起來玩電腦了?

「昨天日本那邊的黑客臨時需要她的支援」

Shaw:唉,所以是杯中杯的馬奇朵和可頌是吧。


(3)

「Can you hear me?」

……

「Singin Ah Ah Ah ~Is there anybody out there?」 

Shaw:Root妳最近是給The Machine聽了什麼歌?

Root:我想說要讓她的對話活潑、人性化一點,讓她參考了一些現代的流行歌。

Shaw:妳是打算讓The Machine變成Bumble Bee,都用流行歌來跟我們對話嗎?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Shaw:真是夠了!Finch在哪?叫他勸勸The Machine!

Root:妳不覺得很幽默嗎~?

「New York~ New York~」




Marge Piercy, He, She and It (1991)

Post-Cyberpunk與女性主義的作品,裡面討論男女之間階級、人與機器種族的議題外,更討論少數科幻作品能碰觸到的母女、母子間關係以及聖經中的人造人(Golem)傳說等。

ISвN: 978-0449220603


Tao & Bear:How to live safely in a science fic

那種香味真的是萬惡的深淵。

Tao在撕開了杯麵包裝,Bear搖搖尾巴跟了過來。自從貪了老大的錢惹禍上身,受西裝俠一救之後,Tao時不時會到圖書館幫忙。名義上是要照顧Bear,實際上卻是要防止Bear拿圖書館中的初版書來磨牙。

前一小時,Finch才說:我和Ms. Shaw、Mr. Reese去參加個晚宴,Bear的晚餐都準備好了,麻煩你不要餵牠吃其他的點心。

Tao見家中沒大人後,就把包包中的杯麵翻出來。小時候家在市郊開了間99 cent store,同學總是羨慕他家有這麼多的零食,殊不知家裡開雜貨店不等於零食都可以隨便吃。小時候家裡管的嚴格,別說是泡麵,連零食都不能吃。而且家裡為了讓他好好唸書,很偶爾才會讓Tao顧一下店。

Bear這小子精得很,知道Daddy Finch不在家,Shaw和其他人都會屈服於牠水汪汪的大眼。


Tao:你想吃嗎?可Finch已經再三叮嚀不可以亂給你吃東西。

Bear悶哼了一聲,假裝聽不懂英文。慢慢走向絕版書架區。


Tao驚呼:好不容易找到個有良心點的老闆,你可別害我丟了工作。

Bear露出舌頭,用頭頂頂了Tao拿著杯麵的手。

Tao: 好,我知道,給你一點就是了。


Tao: Bear我跟你說,泡麵在我們那個年代可是奢侈品呢!只有成績單拿到A+,我才能從我們家雜貨店選一樣東西!包括我老爸不讓我吃的泡麵!我們都別讓我們的老爸知道吼?


圖書館的鐵門有人拉開的聲響。Finch:讓誰知道?

Reese:那什麼味道?

Shaw:你對Bear做了什麼!


Tao翻了個白眼,這些人最沒資格說了。

還是Bear最可愛了。




CharLЕS Yu, How to Live Safely in a Science Fictional Universe (2010)

ISвN: 0-307-37920-5

華裔作家的CharLЕS Yu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主角的父親在發明的過程中失踨,而主角追隨父志而成為時光機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