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痴心在肖根」

Finch & Reese: Do Android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

1 I’m a very private person.

「我是個非常注重隱私的人」

自從Harold這麼講之後,Reese簡直把找出老闆的小確幸當作新的志業,比如買甜甜圈時,每次都帶給Harold不同的飲料。


Reese:這家甜甜圈的糖霜份量足,而且咖啡也不錯。

Finch:有勞您破費了。

Reese:以你給我的薪水而言,這根本不算什麼。今天的號碼是?

Finch:美食評論家George Preston,平時常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分享自己怎麼樣把餐廳的主廚叫出來,跟自己解釋菜為何調味過重,或是認為擺盤實在太過乏味,要主廚當場重擺一次給他看。網友們愛死了他尖酸刻薄的評論,餐廳雖然都把他列為頭痛人士,卻也不敢將他拒於門外。是個有些惹人嫌的傢伙。

Reese:看起來會是個被害者。

Finch:我這邊有一張他批評的比較嚴厲的清單,也許就從這些主廚今天的動向確定誰可能會威脅到我們的號碼。我負責確定憤怒的主廚們是否都有到餐廳。Mr. Reese你負責盯著我們的號碼,在有任何可疑人物保護他的安危。


Reese看著那杯咖啡就這麼被留在電腦桌上,瞄向電腦銀幕。


「知道咖啡的攝取與骨質疏鬆存在關聯性嗎?尤其對於六十歲以上的男性而言這兩者之間的關聯性又更為顯著。」


他偷埋怨The Machine像個操碎心的女兒,連老爸的飲食習慣都要介入,順便把下次要準備含鈣的飲料記在心上。


Reese:這是巧克力牛奶。

Finch:我以為你說我甜甜圈吃多了,該多多運動,少待在室內多出去走走?

Reese:偶爾也應該來點獎勵,而且牛奶含鈣。

Finch:含鈣?

Reese:還不是因為你家Machine再三告誡我……

這時Reese小聲抱怨。

Finch:Mr. Reese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含糖的飲料除可能造成肥胖之外,更可能因為延滯飽足感,而攝取更多的熱量。」


Reese忍不住翻了白眼。


今天帶進來的是綠煎茶

Reese:Finch我發現你似乎不太喝咖啡 

Finch:其實我會心悸,我偶爾會泡泡茶。但茶對我來說提神的效果有限。 

Reese:最近有在運動嗎?看起來好像瘦了? 

Finch:你說Bear? 

Reese:我是說Finch你,Bear反而看起來被Shaw餵得太飽。

Finch:真的嗎?我有聽從你的建議每天做點伏立挺身。

Reese:諾,這是綠煎茶。

Finch:謝謝你,John。 


Reese很開心,距離突破老闆的心房,進度20%。   


2 Blade Runner

這是這個禮拜Reese第三次把訂製的西裝撕爛 。

在所有的東西之中,訂製皆比定價還貴,唯獨訂製的西裝。於是Finch也不怎麼在意。至少不要像Captain Jim Kirk一出任務就撕碎艦長服就好了,啊不對,他這是在想什麼?  

倒是Reese自己發覺到最近衣櫃變得有點滿。如果衣服只是破了個洞,他都會自己動手補,這是過去在CIA跟Kara出任務時養成的習慣。  


Kara:一個大男人衣服有什麼不好自己補的? 

一秒拒絕了他的哀傷大狗狗眼。


其實私家偵探對於服裝應該是沒什麼本錢要求,更別說他們連私家偵探都稱不上,只能算是義警。誰叫Finch是隱藏版的億萬富豪。他一直很想跟Finch說:黑西裝只要一套就可以了,白襯衫天天換也無礙於他「西裝俠」的名號。  

老闆供吃供住,付的薪水優沃,只是每週訂一套新的西裝似乎有點太奢侈。


Reese決定找Finch談談。

Reese:Harold你對偵探片有沒有研究?

Finch:你是說像漫長的告別嗎? 

Reese:我是說像銀翼殺手那種。

Finch:你是說NOIR這種類型的,我看得不多。

Reese:你得承認主角身上那件風衣看起來很耐穿,他一件就從頭穿到底,其實我的衣服也是可以像他那樣就好。

Finch:我想這部的重點應該在於人與機器之間的界線非常模糊,人的意識和記憶都可以被創造。John你知道電影的原著其實叫《機器人是否會夢到電子羊?》,在那之中,可以買到電子狗的家庭象徵有良好的社經地位。

Reese:我想我們有Bear就夠了對吧?

Bear不能更同意的應了一聲。


於是Finch仍然執意帶著自己到老師傅那訂西裝,修飾最近過得太好,而逐漸隆圝起的肚腩。 除此以外還多帶一件銀翼殺手的黑灰色風衣。

Finch很滿意,距離傾聽員工的需求,進度50%。




3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p

Harold總想說服Reese多使用圖書館的書,所謂的使用不是丟給Bear玩,而是翻翻它們。在難得已經處理完號碼的下午,Finch忍不住問了Reese要不要一起整理圖書。


Finch:你有沒有特別偏好的類型文學?

Reese:我想想過去在學校時唸過的作品,比較之下我愛看些喜劇,像莎士比亞的皆大歡喜,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等等。

Finch:真的啊,我一直以為John你會是喜歡戰爭、冒險中悲劇英雄的人。

Reese:也許就是因為遇到太多讓人不愉快的悲劇,才會希望在作品之中找到快樂吧!


這時Bear從珍稀區又咬出一本書,Finch倒抽了口氣。是William Gibson的初版Neuromancer,兩個人工智慧的鬥智又何嘗不讓他想到曾經The Machine和Samaritan的那場世紀之戰呢。


Finch:如果這世上沒有The Machine,John你說我們今天又會在哪裡?是否不會相遇?

John:如果沒有她的話,我想我們也不可能為Samaritan工作。Samaritan自認是完美的,又希望這個世界能變得跟他一樣完美。像我們這樣不聽話,總是懷疑一切的人很快就會被除掉的吧?

Finch:那Shaw跟Root呢?

John:The Machine最為迷人之處,不就在她關心而且尊重人類的選擇而不完美,就算是Root這種瘋狂的人工智慧粉,對Samaritan就算有一時狂熱,長遠來看終究還是會產生懷疑。Shaw我就不知道了。

Finch:Ms. Shaw嘴上常說自己沒有感情跟道德,但我們都知道她從當醫生,加入海軍、ISA,最後來到這裡,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在幫助人,是不會因為Samaritan的目的聽起來如何偉大,就忽視他粗暴的手段。

John:開玩笑的,當然呀。而Harold,我們都相信最終一定是由你創造出The Machine,縱使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時間,我仍舊相信我們和Machine會相聚在圖書館。

Finch:我現在一點也不意外John你會看浪漫喜劇了。


Bear發覺門口傳來的聲響,放下口中的初版書,奔向門口。

Finch:看來Ms. Shaw她們帶著食物回來了。

Zoe:還有我,John你們倆對偷double-date居然不約我!

Finch:Zoe好久不見,近來的政治局勢變動很大,妳應該很忙?

Zoe:可不是,原本的女總統沒了,現在電郵門又搞得壓不下來,非得要我親自處理。


Zoe身後的兩個身影各抱著兩大紙袋的中國餐盒。

Shaw:Finch真不公平,為何John、Root,甚至連Zoe都直接叫名字了,我還要加個Ms.

Root:Sameen,那是因為妳被外人叫名字都會超彆扭的,只准別人叫你的姓呀。

John忍不住接話:對呀,SAMEEN。

Shaw瞪了Reese一眼:什麼啊,怪噁心的,就你還是只能叫我Shaw!別以為我剛沒聽到你只幫Root說話,沒The Machine我也不會留在Samaritan管制下的ISA呀!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趁我被擄走時變那麼好了?

Finch:好了你們兩兄妹不要吵架,來吃飯了!

Shaw:誰要跟他兄妹!(用力捶Reese的手臂)

Reese:呦,你這樣講我心好痛。


一群人張羅著桌椅,把食物從紙袋中拿出來。

Root:我要陳皮橘雞,Sameen要蔥爆牛肉。

門口再度傳來人聲,不用看也知道誰終於來了。

Fusco:你們這群不講義氣的人,居然不等我來就先開動了!


從同事變朋友,進度100%。




Philip K. Dick, Blade runner/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onic Sheep (1968)

主角是獵殺機器人的賞金獵人,在這一次的任務之中,他不禁開始懷疑人與機器人之間是否真的有如此明確的分界點,以及,是否擁有記憶和自主意識,就真的足以成為人,或許人和機器不若我們想像來的差別那麼大。

ISвN: 978-0345404473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