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痴心在肖根」

Anthony & Elias: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

1 VENI VIDI VICI

Anthony覺得Carl Elias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先不說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Elias再怎麼沒聽課,都能馬上講出一番道理。每次在外面惹了事,孤兒院的大人們也不想管,反倒是Elias會出來擺平大家的紛爭。


Bruce在Elias的耳邊說明著什麼。

Elias:上次我幫你從外面拿到了煙,我們錢還沒算清,你放這個人一馬,香煙錢打八折。

原本歐打ScaRFАce的人悻然離去,Bruce伸出手:Bruce Moran

ScaRFАce接受了Bruce伸出來的手,把自己從地上拉起:Anthony Marconi,我知道你們。但你們為什麼要幫我?

Elias:我們這邊正好缺人手,你在這裡也需要盟友。我觀察到你不會自動挑起紛爭,開始動手也是因為有人踩到你的底線。


一直到很久以後,Anthony才真正理解為何Elias會找上他,他們一個是為了保護家人而弒父的逆子,一個是不被接受的私生子,對父親的疏遠成為他們最親密的共同點。

Anthony一直以為離開孤兒院後,Elias會是他們三人之中第一個上大學的。沒想到他只是要Bruce繼續上大學唸會計,至於他和ScaRFАce兩人則開始在紐約打拼,從賣給酒吧裡的人們煙和酒,到後來直接供貨給酒吧、酒店,並開始踩在法律邊緣,提供這兩類商品以外的服務。期間碰到其他同道的眼紅與干預,Elias也會像他們在孤兒院那時一一擺平。

等到四年後Bruce拿到了會計學位,也可以開始執業後,他們已經建立起自己的貨源、物流、老客戶和擁有自己的會計。基本上只要你有足夠的本事,所想得到的任何一個商品,和想不到的Elias都能夠提供。

在外也很少人叫他Anthony了,因為右眼以下明顯刀疤,大家都直接叫他ScaRFАce,而到後來他也都習慣稱呼Elias為Boss。

就在他們事業如日中天時,Boss有天很興奮的跟他和Bruce說:我終於知道我的父親是黑手黨的老大,終於可以相認。

Anthony只想著他們這幾年辛苦建立起來的事業,如果沒有Boss的指揮,恐怕維繫不了,並怨對Boss的生父何以這麼晚,要到兒子26歲時才願意來相認。果其不然,Boss的生父只是想著要怎麼利用他,從來不是想要跟這個私生子相認,一發現Boss太聰明而有一天可能會危及他的事業時,就派他的手下要除掉Elias。

Elias逃過了一劫,被處決用的鋼線劃傷的手卻留下清楚的疤。

他對Anthony笑稱:你叫ScaRFАce,現在我也可以叫Scar-hand,就只剩Bruce還可以保留他的名字了。

經過這麼多年他們能相信的也只剩下彼此。Bruce決定先到一般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Anthony和Elias則先離開紐約避一避風頭,等到準備好的一日,他們會回來。


2 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

先將洗好的花椰菜泡鹽水15分鐘,洋蔥切丁。花椰菜用水川燙一會,撈出來絆橄欖油。

一匙的鹽和1公升的大火滾水,下一杯蓋的麵,在還有點硬芯時撈出來;此時在另一個爐子上平底鍋加油,將切丁的洋蔥爆香,加入整顆蕃茄罐頭或是自製的蕃茄醬,最後加調味料,再來金槍魚。

最後將花椰菜、意大利麵,絆入做好的金槍魚醬。


Elias:我的金槍魚意大利麵做得超好吃的,John你們要來點嗎?

Anthony很不服氣,通常只有Boss心情很好,又在重要的場合時才會端出他的拿手菜,這些人憑什麼。


John:不用了,你們吃吧,我今天是要來跟你請教一件事。

Shaw有吃的當然不會放棄,更不會客氣:那我也要一盤謝謝。

地下室的地板一塵不染,Bear便乖乖的趴在地上等大人們談完事情。


Elias:什麼風把你們吹來了。

John:最近Harold有些怪怪的。

Elias:怎麼說?

John:他最近不太會抱怨我和Shaw處理號碼的手段太過粗暴。像我跟Shaw這上午已經廢了兩雙膝蓋,他連叫我們節制些都沒有,以往他肯定要唸一整天的。

Shaw吞下滿口的意大利麵:Root也有跟我說,最近要多駭幾個比特幣網站,賺點錢貼補家用,Finch也沒阻止。

John頗擔憂地:我知道Elias你最近還有跟Harold下棋,他有沒有說什麼最近太累了想退休,開中途之家養一群退休特工和前殺手養得他心很累之類的?


Elias終於收拾好廚具拿著紅酒和餐具來到桌邊。

Elias:會這麼魂不守舍不在乎一切,肯定是因為發生了什麼樣的重大變故吧。

Anthony:Boss那時落入俄國黑道手中,我除了救Boss,什麼都不想管了。

Elias嘆氣:真的,那時要不是有Bruce,整個事業就要停擺了。但沒辦法你也知道Anthony的個性就是這樣。

Anthony:只要最在乎的人發生什麼變故,當然就什麼也管不了啊。

Elias:Harold最在乎的人,最近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Reese:他未婚妻在義大利過得很好啊,除此之外Harold最在乎的大概只有The Machine了吧!

Shaw非常自在的倒了紅酒:最近是有聽到Harold在抱怨The Machine最近跟一個Jar什麼的人工智慧過從甚密。


原來是嫁女兒的複雜心情呀!

Elias:這我懂,Bruce說他找到好女孩想要結婚時,我和Anthony把那女的身家背景都調查了一遍。

Anthony:畢竟我發誓會跟著Boss一輩子,Bruce也需要有人陪他呀。


謎底解開了,Shaw的肚子也填飽了。Reese覺得是該回家了:Lad os gå。Bear搖搖尾巴,終於輪到他吃晚餐了。


Elias:幫我跟Harold問好,跟他說別忘了我們周六的棋局。




Douglas Adams, The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 (1980)

英國著名幽默科幻銀河便車指南系列的第二集。銀河便車指南樹立了不少經典的科幻哏,例如,宇宙最終的答案:42、世圝界圝末圝日時應該帶著的兩件必備品,無裏頭的情節和對於人類、官僚、古典音樂的諷刺也叫人莞爾。

ISвN: 978-0345391810



评论

热度(3)